日化巨头亏损逾61亿元!巨额债务谁来接盘?

  • 时间:
  • 浏览:185
  • 来源:新材料网

2021年6月30日,广州浪奇根据深交所出具的《关于对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2020 年年报的问询函》,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现就问询函相关事项进行回复。

抚今追昔,浪奇作为90年代红极一时的本土日化品牌,以及为数不多的日化上市企业之一,近几年的遭遇可以说是过山车的轨迹——大起大落。2019年,因广州市城市更新改造需要,广州土发中心拟对广州浪奇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地块进行收储,拟收储地块补偿款总额为21.56亿元。这笔意外之财并没有让这个老牌企业重振辉煌,接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经销合同纠纷案。截至今日,面对61亿元的巨额亏损,浪奇面临的是预重整的结局。

巨额亏损、货物纠纷——一地鸡毛

据浪奇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33.48亿元,同比下降72.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44.83亿元,同比下降7,405.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非净利润”)为-61.37亿元,同比下降-55,103.85%。

广州浪奇回复,受贸易业务风险影响,2020年度,公司累计计提信用减值和资产减值合计69.58亿元,造成公司2020年度收入、利润大幅下滑,贸易业务对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造成了重大不利影响。具体如下:

(1)环保政策收紧,新冠疫情冲击。2020年上半年化工行业受到了明显的短期冲击。报告期内,公司着力调整业务结构,主动有序退出原先低效益、收入占比较高的大宗贸易业务,因而本期大宗贸易业务营业收入有较大幅度的下降,除贸易业务外的其他板块营业收入较2019年大致持平。

(2)存货账实不符,人员涉案。根据公司目前掌握的证据,相关存货账实不符的情况或与相关内外部人员涉嫌刑事犯罪有关,后续赔偿可能性暂无法预估,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相关第三方仓库相关存货计提减值准备约12.41亿元。

(3)坏账难收。2020年度,由于部分主要贸易业务客户出现未能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拖延支付等情况,公司及子公司根据走访结合相关部门排查的信息,对存在业务风险的大宗贸易业务应收账款及预付货款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54.79亿元。

董事、高层——多人涉案

2021 年 1 月,公司披露了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公司中层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被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区分局立案侦查。2021 年 5 月,公司原董事长傅勇国涉嫌严重职务犯罪,被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作出逮捕决定。

根据公司目前掌握的证据,公司贸易业务涉及的存货风险、应收预付等债权债务均与前述人员涉嫌刑事犯罪有关,同时,广东证监局对公司的立案调查工作也仍在进行中,有关贸易风险的具体责任人员、责任的认定、造成亏损的时间点尚无法确定。

预算重组,谁来接盘?

面对着浪奇的亏损,国资企业准备把广州浪奇从“黑洞”中拉出来。

2021年6月2日,为切实维护债权人的利益最大化,维护企业运营价值,实现资源整合,公司及临时管理人面向社会公开招募投资人。6月9日,公司披露了公开招募投资人结果的公告,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被确定为投资人。目前,预重整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

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国有独资)是广州市第一家工贸合一的大型企业集团公司,最早起源于1950年9月成立的广州市合作事业管理局,逐渐演化形成广州市轻工业局。1995年10月12日广州市轻工业局成建制改建为经济实体,标志着广州轻工集团正式诞生。近二十多年来,相继整合了二轻集团、轻出集团、包装集团、畜产进出口公司、高力电池、外贸总公司、纺织集团等企业。

广州轻工集团目前资产总额250多亿元人民币,在职员工近万人。有子公司、参股和关联的企业近200户,经营范围涉及节能环保、健康食品、绿色日化、商贸文体4大主业。位列中国企业500强、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中国轻工业百强企业。

重整进展情况

2021年6月4日,为进一步推进重整事宜,立根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目前,法院还未正式受理,如受理,公司将积极配合有关各方在重整阶段的相关工作。

如果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依法配合法院及管理人开展相关重整工作,并依法履行债务人的法定义务。如法院最终裁定公司进入重整程序,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恢复持续经营能力。若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第14.4.17条第(六)项的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经营问题,亟需解决

"浪"不起来的浪奇,将会面临怎什么局面?

企业外部问题的爆雷,很可能来自于其内部经营管理长期存在的积弊。若国资方继续接手广州浪奇,那将会有许多亟需解决的问题及挑战。

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齐岩冰说,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州浪奇积存的问题,主要源头在于运营管理。所以,“国资方在拟定重整计划时,就必须把深入改革和解决管理的结构性、历史性问题列入首要方面,在不丧失国资控股地位的情况下,可以更全面深入的引入现代企业管理经验和管理团队,对不良资产和经营板块进行拆分,不断优化经营结构和管理权能,重整就有了比较高的胜算。”

“如果只是单纯希望利用重整剥离债务,管理优化相对缺失。”齐岩冰认为,这样的重整计划很难发生应有的效果,甚至会为以后的运营增加风险。如果重整失败,企业就将面临破产。

当然,国资的接手也有令人担忧的地方,如果企业破产,则面临着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

不过,无论谁来接手,都绕不开解决公司业务管理、财务管理的问题。齐岩冰强调,无论国有控股地位是否丧失,参考国际国内优质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深化改革企业积存的结构性、机制性问题,都是必经的出路。